迷失璇玑

【喻黄】庸俗爱情故事(四)

苦昼短:




*归档见底部tag
*结尾黄色预警


        腻腻歪歪过了周末,工作就开始忙起来。喻文州出差,黄少天就和泡面相依为命。他其实也会做菜,只是自己一个人实在懒得折腾,干脆泡面外卖轮流吃,打电话时喻文州问他吃什么,嗯嗯附和几声绕个圈子,只要能应付过去就行。

       他一贯有点丢三落四,头天吃的忘了丢,于是喻文州提前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桌上堆的几个外卖盒子。

       噢……少天就是这么好好吃饭的啊?

       喻文州默不作声搁下手里刚刚带回来的一大兜菜,收拾了泡面盒子去做饭。心里又是生气又有点心疼,出差这么多天就靠那些东西,天天吃也对胃不好啊。

       他今天打算做个佛跳墙,这菜耗时间,所以手上倒也一刻没停。收拾好了食材分类整整齐齐放在灶台上。

        其实做佛跳墙需要的材料很多,但海参、鲍鱼、鱼翅、鳖裙、鹿筋其实家常都并不常见,何况两个人吃的东西倒也没必要像外面饭馆那么夸张,所以喻文州保留了必要的材料,不影响口感,却也没有那么奢侈。

        荤菜做不好易腥,所以喻文州先把姜片铺在罐底,然后才依次铺上冬笋片、香菇、熟鸡肉、虾肉、瑶柱和鹌鹑蛋,最后放入广肚,铺上鱼翅,又在最上面放上了一只小鲍鱼。在罐内舀入一半花雕酒,炒勺上火注入上汤。

        酒香气微微溢散出来之后关火,倒入另一半花雕酒后再继续煮开。他们不当职业选手已经这么多年,酒量也没有当年那么夸张,光是菜里这点程度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影响,何况这个菜黄少天馋了那么久,要做当然得做得地道。

        汤汁基本沸腾之后舀入罐内,盖好盖子,然后用保鲜膜把罐子包上,放入笼中盖好锅盖,开中火蒸两小时。都安置好之后他看了看表,九点一刻,黄少天回来的时候应该差不多就能吃到。

       考虑到罐底滚烫不能直接放在桌上,喻文州趁着菜蒸着的功夫翻了翻抽屉想找垫子。垫子还没找着,居然在角落里掉出来一只避/孕/套。他回忆了一下什么时候在厨房做过,居然自己也有点脸红。不过脸红归脸红,还是顺手把那东西揣进了原来的抽屉,毕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又用上了呢。防患于未然嘛。

       所以黄少天一进门就被被香味儿撩的走不动路,放下东西往厨房跑,正好看见喻文州端着罐子走出来。肉香嚣张的很,他感觉吃了这么多天外卖肚子里的馋虫一下全都勾出来了。

       汤汁呈乳白色,醇香浓郁荤而不腻,酒香渗进肉的每一道纹理中,肉质酥软又有一点点清淡的甜味。鲍鱼脆嫩爽滑,各种食材的味道交织成特殊的鲜,黄少天一边吹一边吃,中间还添了一次饭。

       喻文州吃完了给他盛了勺汤在碗里晾着,看着黄少天吃的差不多了才语气平淡的开口“少天在家都吃什么了?”

     “我……唔我当然就随便炒个菜呗。”

     “我看见外卖盒子了。”

     “靠……”黄少天终于放弃挣扎“我吃的外卖但是文州你不要生气偶尔吃吃也没关系嘛”

     “就只有外卖?”

     “还有泡面”

     “这个星期你去刷碗,我生气了。”

       吃饱喝足的黄少天今天没能立刻瘫到沙发上,灰头土脸捧着碗去刷了,喻文州看着电视削水果,一边摆盘一边扬声说少天你刷干净了啊。

        懒癌黄少天同志工作量陡增,气得碗和盘子铛铛响,刷完碗一手水抹在喻文州脸上,喻文州就凑过去亲他,两人幼稚的互相打击报复,亲着亲着又滚到一起。

       毕竟小别之后,黄少天拧着腰扶着喻文州的肩膀自己扭,两条长腿绞在腰上,热情得简直不像话。喻文州却不想让他痛快,挺腰在那一点上慢慢磨,磨到他嗓子哑的发痒,哭也哭不痛快,眼角一抹红挑上去,又掩进鬓角不见了,有种似是而非的恍惚。

       快感堆叠到最后炸烟花似的,薄薄的眼皮发着颤,然后就再接吻,唇舌又软又韧,交缠着吃不够似的。

      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呀。

——————————
本文可以改名神厨喻文州或者中华小当家了。
佛跳墙做法参照百度百科
留评给啵啵






评论

热度(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