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璇玑

对心不从【ABO】

奶龙和奶汪:

Chapter22

       马龙舔着冰淇淋,奶油味重了,有点腻,按平时他不会要这个味道,他更喜欢淡一点的冰棍,只是看着对面买了五盒冰淇淋摆成五环形状吃得正欢的张继科,他也不由自主,跟着拿了一样的味道。

       马龙把帽子压低了一些,旁边的小孩吵闹着非要坐一次海盗船,明明才一丁点,工作人员怎么劝都不听,就差在地上打两个滚了,小孩的父母从一开始好言好语的说服到最后使出“再吵就把你丢在这里”的杀手锏,所有招用了个遍,才使得抽抽泣泣的小孩委屈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是的,没错,他们现在在游乐园。

       事情开始得很简单,标记完后第二天原本应当是正常训练,结果医院临时打来电话,让他们去一趟。

       匆匆忙忙请了一天假的两人前脚才踏进医院,后脚手机就响了,委员会两个专家对一段基因的结果争了一早上,没吵明白,干脆拿回去重验,他们算是白来一趟。

       大概是有种蜗牛心理,才刚刚被重新标记,不需要立刻听到适配度重验的结果,马龙是松了一口气的。

       他一向老实,转身就想回去,估摸着还能赶上早上的最后一练,脚还没迈出去手就被张继科抓了个死紧。

       “你还真老实,难得放了一天假,你昨晚不累啊,非要回去遭罪?”

       一句话说得马龙恨不得当场给张继科竖个中指,是谁昨天晚上一次不够说感觉标记得不彻底还非要做第二次?

       至于当时张继科问他说“再来一次好不好”,他哽咽着回答“好”这件事,马龙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回去干什么?小心被刘指抓到,我们都得下乡养猪去。”

       “没这么多猪要养,我们是光明正大请了假的,医院也确实是来了,不然你待会拍张照发朋友圈再定个位,任谁都挑不出错。”

       张继科的手不太安分,一边说话一边捏马龙的指骨节,医院门口人来人往,马龙又不想当众甩了下张继科面子招别人注意,只得压低了声音,和做贼似的。

       “你小点声,要有别的队员听见了怎么办?那,那我们回宿舍?”

       “回什么宿舍,现在回宿舍我就只想干一件事。”

       “啊?什么?睡觉?”

       “睡字后面换成你,就对了。”

       “你闭嘴吧张继科儿!”

       大概是标记后马龙身上散发出他信息素味道这件事让张继科很高兴,他嘴角的弧度比往常还要上扬许多。

       “我们不回宿舍,我们去玩。”

       “……啊?”

 

       “我说差不多得了,继科儿,你真不怕拉肚子啊?”

       马龙实在是不能明白,这世界上除了烤肉之外,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人一下吃五份的,更别说是甜得腻人的冰淇淋球,感觉每一口都浓得化不开的奶油味,舔几下马龙就得缓缓,而张继科已经吃到第四份了。

       “没事,龙你怎么吃得这么慢?全融化在脆皮里就不好吃了——要滴了要滴了!”

       “这也太甜了滴就滴吧——”

       话没说完。

       张继科凑过来,抓着马龙的手腕,将马龙的冰淇淋球咬了一大口。

       手腕上还残留着张继科手指的温度。

       “继科儿你……”

       “牙齿都要给我冻麻了卧槽……龙你快吃,脆皮都软了,我早让你和我一样拿个盒装的,你非要买脆皮,要不你吃我这个?”

       张继科将其中“一环”往马龙那边推了推,马龙赶紧摆手,“得得得,谁敢破坏你这五大洲的和平共处,你自己留着享用吧。”

       冰淇淋被咬了一大口,不再是个圆润的形状,马龙迟疑了一会,伸出舌头,小心地舔了一口。

       好像,比刚才更腻了。

 

       好不容易来游乐园,他们却在里面晃荡了半天,一条街的小吃都尝了个遍,游戏一个也没玩。

      “继科儿,你可以自己去玩,我在下面等你?我看海盗船挺多人排队,要不就那个?”

       “不去,没意思,你坐不了那个,太高了,我对那些没什么兴趣。”

        “那继科儿你来这里干嘛,来吃冰淇淋啊?”

       马龙笑着问,大约是能从繁重的训练里偷得一日闲的感觉太好,马龙和张继科坐在烤肠摊前边的椅子上,懒洋洋地靠着椅背,今天阳光舒服得让人想将眼睛眯起来。

       “随便说的,我就想找个地方和你呆一块。”

       张继科这句话说得平平淡淡,却把马龙的镇定炸了个干净,他再张嘴的时候差点咬着舌头。

       “继,继科儿,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不是整天呆在一块儿吗?你是不是忘了每天陪你练球的是谁?”

       扑通,扑通。 

       张继科扭过头来看他,他的眼睛看人的样子总是很专注,仿佛这世上只和你一个人说话。

       “那不一样。”

       扑通,扑通。

      “哪儿不一样?”

      “那个是训练,这个是约会。”

       他坐得离张继科太近了。

       近得张继科一伸手,就能够推开他心底紧闭的那扇门。

       门后全是叫嚣的喜欢。

       又放肆,又收敛。

 

       许昕没他师兄这么好命。

       被刘国梁叫去办公室之前,他就预想到一切了。

       “是我拿的表,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刚坐下来,许昕就开了口,坐得很直,修长的手指互相抵着,不是个认错的态度,刘国梁也看得出来。

       刘国梁没有像往常一样,上来第一句话就是“许昕,今天我要批评你”,他看了许昕一会,看得许昕哪怕鼓足了勇气,现在背脊也开始微微冒汗。

       刘国梁拉开了抽屉,将一份表格放在许昕面前。

       是那份许昕两个小时之前才提交上去的结婚申请书。

       “刘指导……”

       “我知道,你先别说,你听我说。”

       刘国梁举手,止住了许昕的话,他难得眉头皱得这么紧,哪怕是在比赛最危险的时候,他是国乒最年轻的少帅,能够沉得住气,是他年纪轻轻就在国乒队这个不缺傲气天才的团队站到至今位置的原因。

       可是现在,许昕真真切切从他的语气里听到了无可奈何的失望。

       “你和方博的适配度是零,医院那边给了通知,方博提申请验了第二遍,这结果还是没改。”

       “我知道,你们这些小孩子都不在乎,我常说适配度其实也就是个星座速配,说多了,可能你们也就真不在乎了。”

       “许昕,我常说你老是乐呵呵的,是吧,我知道你什么事都看得通透,那么你也应该知道,国家为什么要有这个委员会,为什么非要给你们每个人验适配度不可。”

       刘国梁又拿出一张纸,放在申请表旁边,上面鲜红的“0”和旁边申请书两个人的名字摆在一起,说不出的讽刺。

       “许昕,你不能总是由着自己的想法,适配度为零,可以说你们标记之后,身体会产生问题,方博已经至少要退一年了,你打算也让自己退一年吗?”

       “刘指导,只是也许会有问题,之前没有过这样的例子,所有的一切都是委员会的推测而已,您一直告诉我们运动员不要相信推测,不要赌运气,实力能够改变运气,那么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是改变运气的人?”

       “许昕,你擅自偷结婚申请表,越过组织交上去,已经是违规了,现在你是打算还要和委员会拍桌是吗?你也想被退回省队?”

       刘国梁的语气很严肃,平日那些小队员光是听到他这么说话,腿就开始发抖了。

       许昕却不,他直视着刘国梁,毫不畏惧。

       “回省队我可以再打回来,方博走了,我去哪里找第二个?”


—————————————————————————————

1.平行世界,请勿上升真人!一切都是我的错。

2.新梗老梗,随意设定,时间线混乱,一切都是我的错。

3.感谢观看,有不对的请告诉我,会立即删。

4.谁说我和雨写的都不是甜饼的?我雨说要吃甜饼吃甜饼,我雨zhui甜!

评论

热度(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