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璇玑

【撒隆米】网游paro

Miyako:

突然发现今天开始就是双子月了,正好写完了索性发发发。无CP。主要参考了全职,抄了两句台词。就这么一点。Just for fun.

想ID比想情节还痛苦。萨芬特拉是龙之谷里的海龙。加隆的武器名字是我的恶趣味,就是Edgeworth Box的那个Edgeworth,因为觉得这个词听上去很帅。

不喜欢动画小唐没什么起伏的声音,但是小说里平时礼貌有气质一打游戏瞬间比男人还猛实在是个萌点。豪龙破军不知道动画效果什么样,看小说的时候只要妹子起手大招杀过来,光是这四个字就感觉燃爆了。

 

蓝紫色长卷发的剑客一套让人应接不暇的连击,逼得对手节节后退的同时血条也不断下降,手中的光剑随着每一个动作在空中留下炫目的轨迹残影,倒是和剑客头顶的ID十分相称:流光。一同组队的牧师纹丝不动地躲在一旁的灌木丛里,显然是无人操作的样子。

屏幕前,和剑客的角色颇有三分神似的年轻人全神贯注地却不乏轻松地操纵着,一双灵活修长的手有节奏地在键盘上敲击,让单调的声音听上去居然也有些悦耳。旁边座位上略微年长一些的男人也仔细地观看着这场完全一边倒的战斗,而被他扔在一旁的显示器屏幕上,显然是刚才牧师的视角。

对手血条清零,倒下,然后消失。米罗微微翘起嘴角,松开握着鼠标的手,捧着水杯喝了起来。

“感觉怎么样?”撒加没有移动座位,只是伸长手臂够着自己的键盘和鼠标给流光刷了几个回复术后又转向了米罗。

米罗仍然抱着杯子,腾出一只手让正在接受治疗的流光跑到了牧师身边:“招式习惯还有些改不过来,不过问题不大,新赛季开始前肯定能熟练起来。”

“那就好。再打一盘,然后早点休息。”

也就是上周,撒加带领的战队在挑战赛决赛横扫对手,顺利拿到了下赛季职业联赛的资格。一时间,“王者归来”之类的字样席卷了各大媒体的相关版面。撒加觉得自己当不起这个称号,“无冕之王”还差不多。八年前正式进入职业联赛的他的确被众多业内人士认为具有大将风范,一个赛季后就被豪门俱乐部挖角,前途看似一片光明。可惜过重的得失心以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的性格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以至于每次冲击冠军都功亏一篑。雪上加霜的是,常年过量的练习,加上当时圈内普遍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不知不觉中在他赖以为生的手腕和肩膀种下了伤病的隐患。合同到期后,撒加和俱乐部十分默契地都没有提及续约的事,曾经的希望之星没有抱走一个冠军奖杯就黯然离开了职业舞台,让人唏嘘不已。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冠军永远是他唯一的追求。在耗费了三年的时间将伤势彻底养好后,撒加和几个同样不甘心的老将共同收购了一支降级俱乐部,根据自己的习惯创建了新的术士账号——碎星,并带上了休息期间从网游里发掘出的新人米罗,强势回归。但接下来的职业联赛老将们已经力不从心了,好在凭借自己曾经的人脉和影响力,招兵买马的计划总算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而现在,选手们尚未全部到位,他依然是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米罗的身上。

米罗是撒加在网游中打发时间时无意间遇到的,当时所使用的是一个名为深红闪电的刺客角色。他反应快,操作水平极强,和这个讲究速度的职业磨合得看似十分完美。然而随着挑战赛的进行,撒加逐渐发现了微妙的违和感——不是来源于米罗的操作,而是他的性格。刺客是暗杀者,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暗杀者才是最可怕的,容易让人无意间就放松戒备,米罗则完全没有这种天赋,他太显眼了,锋芒根本藏不住,而且刺客的一个强力招式——将生命转化为大量伤害的舍命一击——更是几乎从未用过。他有着与年龄不符的耐性,十分擅长消耗战,即便是速战速决的强攻,他也不喜欢用这种以命换命的打法,并非否认这一技能的价值,只是单纯的不喜欢罢了。职业赛场上,角色和操作者之间的些许不合适都会造成最终的表现大打折扣,米罗也意识到了这份尴尬,于是在和撒加商量了许久之后,他最终改换了新的剑客职业,同时用装备强化速度,来尽可能发挥他原有的优势。

闲聊结束,米罗操纵着流光从灌木丛里重新钻了出来,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期待着能碰到一个强力的对手来一场遭遇战。没过多久,一个名为银河陨落的战斗法师扛着战矛远远地出现在了视野中。

“来了!”在看清对方手里的武器后,撒加突然提醒米罗,声音中居然还带着些许紧张。与此同时,米罗也注意到了那柄银光闪闪的长矛,不同于记忆中任何级别的战斗法师武器,只能是自制装备了。这个时候会有职业选手到网游来?撒加思考之际,米罗已经兴高采烈地一记拔刀斩冲着对方砍了过去。没想到一直认真走路的银河陨落居然察觉到了突然冲过来的米罗,当即后退避过了这一击。

好快!米罗意外地睁大了眼睛,斗志立即点燃,趁着对方处于被动一阵连招,武器碰撞出耀眼的火花,甚是夺目。但银河陨落显然不是省油的灯,且战且退之中倒也没有彻底被打爆,甚至借着地形,突然玩起了捉迷藏。

“跑了?”米罗小心地在灌木丛中搜寻战斗法师的身影,耳机里隐约传来了细微的声响,他立即转向目标的方位,只见战矛已经冲着他的门面捅了过来。

豪龙破军!强大的物理攻击配合广阔的杀伤范围毫不客气地砸向米罗,他虽然尽力躲避,但还是吃了不少伤害。形势反转,银河陨落飞速收招,浮空四连刺紧随其后,流光直接被轰到了半空,接着又被战矛捅了个正着,抡起一记圆舞棍狠狠地把他砸在了地上。这战斗法师显然是在报复刚才的突袭,米罗心疼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血条,重新打起精神反击,爬起来后高高跃起还手就是一个银光落刃,战局陷入胶着。

电脑前的人打得兴起,但观战的撒加渐渐看出了端倪:对环境的精准利用,隐蔽的走位,有仇必报、凶悍无比的打法,战斗法师……要是这还猜不出对面操控角色的人的身份,他撒加简直枉为人兄枉为职业选手,干脆不要复出直接退役算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撒加陷入了疑惑,与此同时,战斗也接近尾声,米罗的处境越来越不利,照这样打下去,只怕他的血条会率先见底。银河陨落显然也不想和他多浪费时间,战矛刺出,汇聚矛身的法力却已经凝聚成了一条巨龙,咆哮着卷起了一地的碎屑尘土,向着流光扑抓而去,又是一个大招,伏龙翔天。米罗本能地试图做出一个空中二连跳躲开,但失败了——那是刺客独有的强大跳跃能力,而他现在用的已经是剑客了。

“该死!”他忍不住骂了起来,眼睁睁得看着流光毫无意外地被命中,倒下,再也没有站起来。

当他还在为自己刚才的习惯懊恼之时,得胜的银河陨落看都不朝他看一眼,往旁边走了几步,然后站定不动。

“别跑!再来一盘!”米罗一边喊着一边扑到了隔壁撒加的键盘前,以最快的速度用对方的牧师给自己刷了一个复活术,可惜当他重新回到自己的屏幕前时,看到的却是银河陨落正好消失——居然下线了!“可恶!”米罗的脸色难看极了。

“社会你隆哥,人狠话不多。”

全程沉默的撒加忽然叹了口气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与其是在对米罗说话,还不如说是自言自语。米罗赶紧摘下耳机:“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没什么。行了,反正人家也不在,去休息吧,明天再练。”撒加自己退出了游戏,顺便催促着米罗。

但米罗显然是和这个偶遇的路人较上了劲:“不要,我要等他上线。”然后索性趴在了电脑前。

“要是人家好几天不上线,你就这样一直等着?别闹了,未成年人不准熬夜,快去睡觉。”

“不要!”

“那我替你守着,你去旁边躺一会儿。”

“你肯定不会叫我的!”

最终撒加还是拗不过米罗,一脸苦笑地看着固执的年轻人等在那里。分针一圈一圈地扫过,熬不下去的米罗还是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撒加倒还精神不错。又过了一会儿,就在他打算回趟房间拿件外套时,银河陨落居然上线了。流光依然一动不动地待在刚才倒下的位置,似乎让他也有些意外,也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已经足以让撒加有时间轻手轻脚地拿过米罗的耳机戴上:“加隆!”

本打算离开的银河陨落停下了脚步,双方沉默了很久,那头才无语地回答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聊了,又是偷袭又是埋伏。”

撒加轻笑着看了一眼熟睡的米罗:“不是我,是我们家小朋友。很厉害吧?”语气中透着毫不掩饰的自豪。

“厉害?他在伏龙翔天面前像个笨蛋。”

“那是误操作,剑客的账号他才刚刚上手。”

“……”

“要不再打一盘?他会很高兴的。”

“不要。”

“怕输对吧?”

“撒加!”加隆提高了嗓门,“你拿个牧师小号躲在灌木丛里算什么,拿碎星出来和我好好打一场!”

“没空。”单挑要求惨遭干脆的拒绝,“我有话要问你。你怎么跑到网游里来了?最后一场比赛怎么回事?”

加隆又一声不吭,撒加很耐心地等待回复,良久,耳机里才传来闷闷的声音:“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犀利。”

“到底怎么回事?”

“消极比赛,被俱乐部开除了。”

“你……”

“借口而已,队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和双胞胎哥哥一样,加隆也是一名职业选手,不过两人效力于不同的俱乐部,基本互不干涉。加隆的职业生涯没有撒加那么坎坷,但也不是看上去那么风光。转会加入财大气粗的海神战队后,他以队长的身份拿下过一次冠军,加隆和他的角色战斗法师萨芬特拉一时风头无二。但掩盖在辉煌下的不安定因素在卫冕失败后渐渐暴露出来。海神俱乐部有自己的青训营,主力成员中除了加隆以外皆出自这里,对这位空降的队长难免有些不服气,加隆又不是很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对于他人的不满只是用赛场上的表现来证明自己。但并非人人都吃他这一套,糟糕的默契度,相互指责的队内氛围,战队的成绩也是直线下滑。常规赛最后一轮,晋级季后赛仅存理论可能的战队惨败于对手,最终成为了加隆被赶走的导火索,而且“消极比赛”这样的理由,更是几乎断了他的转回机会。

当事人自顾自唏嘘感慨之际,只听到撒加突然说道:“来我们俱乐部吧,一起拿个冠军。”

“啊?就你买下的那个降级队?”

“现在是升级队了。”

“有区别么?一个开始走下坡路的你加上一个刚换了职业的小鬼还想拿冠军?”

“不是还有你么。”

“我是人生赢家,已经拿过一个了。”

“你就打算这么退下来了?”

“有什么不可以的,我觉得不用拼命的日子还是挺不错的。”

“那你手里的银武是怎么回事?”

加隆愣了一下。

“米罗用的是我们眼下最强的装备,银装也有八件,即使你操作更强经验更丰富,也不应该赢得那么快。这件武器不可能是俱乐部的,那么只能是你自己偷偷做的。”

“……”加隆看着面板上独一无二的战矛埃奇沃思,是工作间隙根据自己的偏好独立研究出的装备,物理攻击力高得匪夷所思。

“如果不是还对冠军有想法,你为什么要背着俱乐部研究?”

“……撒加你话真多。”

“来吧,加隆。”撒加的口气严肃了起来,“你自己也说过,我们的职业生涯已经没有多少年了,你有这么棒的银武,还有对胜利的渴望,为什么不再拼一下?”

加隆还想嘲笑一下这几句冠冕堂皇到肉麻的话,撒加默契地又打断了他:“我为此准备了四年,不会再崩盘了。”

他极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好胜心已经被兄长说得蠢蠢欲动了。他根本不甘心就这样背着黑锅消失在职业联赛中,他想用第二个冠军来证明错的人不是自己,而是海神俱乐部。

“我再考虑一下。”

撒加很清楚这就是他已经答应了的意思,心情大好:“你慢慢想。还有,银河陨落不要跑太远,手机保持开机,注意我的信息。”

“干嘛?”

“米罗睡醒了还要找你单挑呢。”

加隆突然觉得自己未来的队友似乎很麻烦的样子。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他白了一眼守在那里的流光,嘴角却无意识地扯出了一个笑容。

评论

热度(23)

  1. 迷失璇玑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喵呜卡布奇诺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