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璇玑

替嫁新娘(56)

网上闲人:

正在全力督战的米罗心里格登一下,遍身的冰凉令他血色尽失。他掉转头凝望远方,不出他的所料,西边地平线上再度涌起黑云滚滚,铺天盖地的马蹄声阵阵传来,大片的刀剑闪光灼眼。这正是那五千平息朗贝叛乱的轻骑,先前他们一直在数里外静候加隆的出击命令。

一切都完了!米罗痛苦地摇了摇头。

即便再怎么不甘心,他也知道这一次是回天乏术了。正在竭尽全力将鹰团骑兵推向沼泽的叛军是经不起两面强力夹击的,他们已经付出了太多的生命,为了一个几乎要成功的希望……

我之罪!米罗的身子剧烈的一晃,巨大的打击令他一直强自支撑的身体也正处在崩溃的边缘,鲜血汹涌地溢出他的口腔,多得几乎要令他呛死在自己的血中。他拼命地压制,暂时令鲜血止住,但他清楚这也只能止住一时,自己随时会再度吐血,而那时也就是自己投向死神怀抱的时刻。

“神啊,给我一点时间吧,让我做完最后一件事!”

他虔诚的祈祷着,开始找寻已卷杀而来的鹰团骑兵中加隆的身影。他几乎没费多少神,一直紧盯他不放的加隆已直直地向他冲过来。护卫的兵士迅速在米罗的面前排成密集的人墙,一片密密麻麻的长枪直指加隆。加隆勒马横剑凝视着米罗,“你走不了了。”

米罗在面罩后惨然一笑,“可以饶了我的士兵吗?”

加隆摇了摇头,“不,他们都得死!”

“既然是这样,”米罗突然扬起手,手中握着的发信号用的火箭令加隆眯起了眼,“既然是这样,那我也只能让两大军团的主将为我们先行陪葬了!”

“慢着!”加隆深吸了口气,“你是想用两位主将交换你的士兵的性命?”

“没错!”米罗的口气冰冷如铁,“快下决定吧!我可不会傻到让你的人把我的士兵杀得差不多了才作交易!”

此时,米罗不用看也知道己方已全然陷入绝境。扑杀而来的鹰团骑兵象一把尖刀狠狠插入叛军的后背,狂暴地旋转着,在叛军的阵线上冲开无数的缺口。与此同时,被压在阵线内的鹰团骑兵也开始反攻,无数的利刃劈向阵线已散乱的叛军,一行行阻挡的兵士被刀剑劈翻、被马蹄践踏,惨叫声此起彼伏,鲜血飞溅开来……

“决定吧!不要再拖延时间了!”米罗握住火箭的手在轻微地颤抖,不断传来的士兵的惨叫深深地刺激着他,令他的心被撕裂成无数的碎片,痛悔与愧疚的泪水夺眶而出。

“好吧,我放过他们。不过,”加隆直直地盯住米罗,“你得留下!”

“那是当然。”米罗苦苦地笑了,一阵无力的空虚和疲惫袭向他的全身。他感到他的意识正在涣散,只能凭最后一点力气勉强支撑才没有倒下。他茫然地看着被鹰团驱赶的叛军士兵惊惶地四散,已成血人的罗伊德不顾一切地向他冲来,但他很快就被打翻在地,雪亮的枪刺正刺向他的后背……

“放他……”米罗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汹涌而至的鲜血冲口而出,他就象被砍倒的树一样从马背上栽了下来。

“米罗!”心胆俱裂的加隆飞扑了过来,在他的身子落地前将他紧搂在怀里。有一瞬间,加隆的脑子一片空白,只能无意识地默念“不该是这样,不该是这样……”

当他颤着手揭下米罗的面罩时,米罗已陷入半昏迷状态,鲜红的血仍不断地从他微张的口中涌出。

“加隆……”茫然地睁着已失去光彩的眼眸的米罗嘴唇动了动。

“别说话,要不然血会流得更多。”加隆颤声说道,他马上扭头狂喊,“军医!军医在哪里?快来救人啊!”

周围的鹰团将士都被主将眼中的疯狂所震撼,一时间竟呆立着不知所措。终于有人清醒过来,大喊着奔去寻找军医。

“还是我来吧。”一个沉稳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一个高大的黄头发男子匆忙地拨开人群赶了过来。他正是拉达曼迪斯,由于在尾随行动迅捷诡异的鹰团时迷了路,他晚到了。

拉达曼迪斯半跪着伸手去探米罗的脉搏,满怀希望的加隆紧盯着他的脸。十几秒后,拉达曼迪斯面如死灰。他竭尽全力试图将止血药给米罗服下,但涌出的鲜血把这些药全部带出,束手无策的拉达曼迪斯只能艰难地向加隆摇了摇头。

加隆整个人都呆掉了,他紧紧地抱着身子越来越凉的米罗欲哭无泪。

“加隆……”

加隆再次听到了米罗微细的低语,然后他看到了米罗苍白如纸的脸上浅浅的微笑。

“见到你……很开心……”

话音消失的瞬间,米罗的头软软地垂了下去,加隆的心也在那一刻崩溃。

“不!”

凄厉的嚎叫撕裂长空,久久不息……


替嫁新娘(58)(隆米)

网上闲人:

“加隆,希望这次你能合作一点,要不然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当墙上的挂钟敲响十下,沙加听到了由远而近的马蹄声。他站起身来,重新来到窗前,骑着马、身着黑色便装的加隆的身影印入他的眼眸。沙加微抿着唇角看着加隆从马背上跳下,径直朝这边走来。不一会儿,身后的门打开了,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沙加转过身来,“好久不见了,加隆。”

与两个月前沙加最后一次见到他时相比,加隆清瘦了许多,下巴上还留起了粗糙的胡渣,整个人显得很沉静,也很冷淡。

“没想到你要来,”加隆似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把手伸出,握了一下沙加伸过来的手,“你来有什么事吗?”

“是有点事。”沙加看了一眼加隆领口处别着的一朵小小的白色石竹,“马里沃说你成天呆在墓地。”

“是。”加隆有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似乎没注意到他很不礼貌地让客人还站着。

静默了一会儿,沙加突然问道:“他还好吧?”

“嗯?”加隆微怔了一下,“哦,还好,现在墓地上开满了小花,非常漂亮,我想他会喜欢的。”

他的声音很呆板,表情也很木然,全然一副还没从巨大的精神创伤中恢复过来的样子。

沙加轻轻叹了口气,“我问的不是那个空无一物的墓,我问的是他本人现在怎么样了。”

加隆还是呆呆的,“他就在那里,一个人躺在那里,那里很冷也很暗,我不放心,所以天天都要去陪他……”

“加隆,不要再装了,我既然这样问你,就是因为我知道他还活着!”

加隆仿佛是被人猛抽了一鞭子似的,俊脸剧烈地扭曲了一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沙加温和地看着他,“我知道你不想让人知道的心情,可是,加隆,这件事瞒不住了,你知道吗?”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死了!再也回不来了!”狂吼的加隆眼中迸发出疯狂,“如果是撒加派你来的,你就回去告诉他,不要再来烦我!”

“加隆!”沙加抓住加隆颤抖得厉害的手,“这事撒加早就知道了,可是他为了你一直都默不作声。但这一次,另一个人也知道了,他很快就要到这里来了,即便是撒加也拦不住他!”

慢慢地放开加隆的手,沙加继续说道:“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对吧?要不然你也不会急着来见我。如果你还是不肯承认,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英格兰新任的国王,前蔷嶶公爵就要来看他的儿子,如果拒绝,法国将再度卷入战火!”

有那么一会儿,加隆只是惨白着脸站在那里,暗淡的眼眸无神地瞪视地前方,嘴唇颤抖得好象是风中的树叶。当一脸不忍的沙加刚想开口安慰他时,他却掉转头冲出了房间。很快,马蹄声再度响起,渐渐远去……

呆立着的沙加长长地叹了口气,指间留下的加隆手上的冷汗让他有些伤感,也有些无奈。

好象又死去了一次……

伏在马背上的加隆有些恍惚,两个月前那撕心裂肺的一幕又象汹涌的浪潮闯入他的脑海……

怀中爱人冰冷的身体,直插心窝的利剑,飞溅的鲜血,拉达曼迪斯的惊呼,如飞絮飘散的意识……

以为自己就这样永远地沉入无尽的无知无觉的黑暗,却突然象溺水之人被人从水中捞起,闪亮的光影,刺激耳膜的声响再度冲击着自己的感官,沉重的眼帘慢慢打开,拉达曼迪斯带泪的脸庞近在眼前。


云上天城 @红枫秋叶:

壁咚测试🙈🙈🙈
下午整理书架整理出一个脑洞
突然兴奋 三( ✌🏻'ω')✌🏻
这层皮
都掉光了
不要也罢🤘🏻🌚🤘🏻🌝🤘🏻

替嫁新娘(65)(隆米)

网上闲人:

“啊,米罗,有个人一直想见你,我想你也一定想见他吧。”抛开心中的算计,公爵愉快地说道。

“是谁?”

“罗伊德,你最忠实的部下。”

“是他!他在哪里?”米罗惊喜得跳了起来。

“就在外面。”公爵起身走到窗前,向外招了一下手,随行的骑士中的一个立即奔上了台阶。

“他在大战中受了伤,不过他还是凭着顽强的意志力横渡海峡找到了我,你在布列塔尼亚的事就是他告诉我的。这个人真是忠心,为了救你,他是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的!”走回爱子身旁的公爵骄傲之色溢于言表,“有这样忠勇的部下,你有多出色可想而知!”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公爵和米罗同时喊道。

门轻轻地推开,一个瘦削的青年快步走了进来,还没等米罗喊出他的名字,他已经在米罗面前单膝跪下。抓住米罗伸过来的手,青年恭敬地献上一吻。

“我的主君,您活着就是罗伊德最大的幸福!”颤抖的声音诉说着青年激动的心情。

“罗伊德,你活着也是我最大的幸福!”米罗一把拉起青年,满怀喜悦之情地细细打量青年,青年温柔的眼眸静静地回视着他,虽然没说话,但两人都从对方那里感受到了幸福的安心。

“我说罗伊德,跟我回英国吧。”一旁的公爵插话打断了两人的凝视。

罗伊德恭敬地转向公爵,“陛下的厚爱我心领了,对罗伊德来说,心中的王只有一个,那就是米罗殿下。我曾发誓永远追随殿下,这个誓言永远不变!”

公爵朝着爱子羞红的脸笑了起来。

“罗伊德,米罗有了自己的恋人,他想永远留在那人身边。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他一生都不会再上战场。所以……”

“我明白,殿下能得到自己的幸福罗伊德高兴还来不及呢!至于我,殿下不用担心,既然不需要上战场了,我想回自己的故乡,那里有个我爱的姑娘在等着我,我想回去跟她成亲,然后过一过我久违了的恬淡生活。”

“这样啊,”公爵看着爱子,“还是输给你了。罗伊德这小子也太倔了!这样都不肯效忠于我!”

有点象抱怨的话中更多的是对爱子的自豪之情。

“我现在很幸福,罗伊德也一定会幸福的!”

说着真诚的祝愿的米罗上前一步,轻轻地拥抱了一下罗伊德,罗伊德的脸立即涨得通红,显然他对主君的热情有点不适应。他有些狼狈地后退了一步,低下头重新向米罗行了一礼。

“我的主君,只要需要,请随时召唤罗伊德,罗伊德祝愿主君一生幸福!”他抬起头,带着真诚的微笑说道。然后他不失礼节地弯腰向公爵深施一礼,随即静静地退了出去。

“可惜啊!”公爵看着他的背影叹息道。停了一下,他转头看着米罗,“外面那个人已等得不耐烦了吧?如果再不让他进来。他一定恨死我这个做父亲的了。”

被父亲的打趣弄得不好意思的米罗垂下了头。

“你们俩好好聊聊吧,我得去找那个撒加好好谈谈。啊,那个撒加,狡猾得象只千年的老狐狸,幸好你喜欢的人不是他,否则我是一万个不答应!”

恨恨地说着抱怨之辞的公爵摸了摸爱子的头,“你有眼光,找个笨点的比较放心。”

被父亲的话弄得哭笑不得的米罗反驳道:“加隆一点都不笨!加隆很聪明!”

“是吗?那我得再考虑考虑。”

“父亲!”

“说笑呢!看把你急得。哎,说起来他为你自杀的事难道不算笨吗?”

“父亲!”

“我知道,我知道,我很感动啊!孩子,有人这样爱你,我也就放心了。”

公爵有些落寞地笑了。象是要掩饰什么,他匆匆说了一句,“我呆会儿再来看你,孩子。”随即迅速转身向门外走去。

被父亲最后那近似虚弱的笑容所震动,米罗伸手掩住了流泪的面孔。他知道他的决定给父亲带来了伤害,想要与爱子相守的愿望因为自己的决定而破灭,而且此生能再见面的机会也会寥寥无几。已成撒加掌控的人质的自己今生都不可能离开法国,而即将戴上王冠的父亲也很难再象这次一样冒着极大的风险来看自己。唯一的亲人很快又将远去,心中才充实的父爱又将成为奢望……

“但我不后悔!”

“不后悔什么?”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加隆拥住了米罗。

米罗放下手,定定地望着因担忧而面露忧郁之色的加隆,“我不后悔选择你,无论是让我选择多少次,我也一定选择你!”

命运的恋人应该就是这样吧,无论是生还是死,都想永远与他相伴,对自己的人生来说,他是必不可少的唯一!

“不后悔,一生都不后悔!”重复着自己的誓言的米罗闭上了眼,尽情地感受加隆温柔的吻带给自己的心灵震颤……

 

(完)


【撒隆米】网游paro

Miyako:

突然发现今天开始就是双子月了,正好写完了索性发发发。无CP。主要参考了全职,抄了两句台词。就这么一点。Just for fun.

想ID比想情节还痛苦。萨芬特拉是龙之谷里的海龙。加隆的武器名字是我的恶趣味,就是Edgeworth Box的那个Edgeworth,因为觉得这个词听上去很帅。

不喜欢动画小唐没什么起伏的声音,但是小说里平时礼貌有气质一打游戏瞬间比男人还猛实在是个萌点。豪龙破军不知道动画效果什么样,看小说的时候只要妹子起手大招杀过来,光是这四个字就感觉燃爆了。

 

蓝紫色长卷发的剑客一套让人应接不暇的连击,逼得对手节节后退的同时血条也不断下降,手中的光剑随着每一个动作在空中留下炫目的轨迹残影,倒是和剑客头顶的ID十分相称:流光。一同组队的牧师纹丝不动地躲在一旁的灌木丛里,显然是无人操作的样子。

屏幕前,和剑客的角色颇有三分神似的年轻人全神贯注地却不乏轻松地操纵着,一双灵活修长的手有节奏地在键盘上敲击,让单调的声音听上去居然也有些悦耳。旁边座位上略微年长一些的男人也仔细地观看着这场完全一边倒的战斗,而被他扔在一旁的显示器屏幕上,显然是刚才牧师的视角。

对手血条清零,倒下,然后消失。米罗微微翘起嘴角,松开握着鼠标的手,捧着水杯喝了起来。

“感觉怎么样?”撒加没有移动座位,只是伸长手臂够着自己的键盘和鼠标给流光刷了几个回复术后又转向了米罗。

米罗仍然抱着杯子,腾出一只手让正在接受治疗的流光跑到了牧师身边:“招式习惯还有些改不过来,不过问题不大,新赛季开始前肯定能熟练起来。”

“那就好。再打一盘,然后早点休息。”

也就是上周,撒加带领的战队在挑战赛决赛横扫对手,顺利拿到了下赛季职业联赛的资格。一时间,“王者归来”之类的字样席卷了各大媒体的相关版面。撒加觉得自己当不起这个称号,“无冕之王”还差不多。八年前正式进入职业联赛的他的确被众多业内人士认为具有大将风范,一个赛季后就被豪门俱乐部挖角,前途看似一片光明。可惜过重的得失心以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的性格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以至于每次冲击冠军都功亏一篑。雪上加霜的是,常年过量的练习,加上当时圈内普遍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不知不觉中在他赖以为生的手腕和肩膀种下了伤病的隐患。合同到期后,撒加和俱乐部十分默契地都没有提及续约的事,曾经的希望之星没有抱走一个冠军奖杯就黯然离开了职业舞台,让人唏嘘不已。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冠军永远是他唯一的追求。在耗费了三年的时间将伤势彻底养好后,撒加和几个同样不甘心的老将共同收购了一支降级俱乐部,根据自己的习惯创建了新的术士账号——碎星,并带上了休息期间从网游里发掘出的新人米罗,强势回归。但接下来的职业联赛老将们已经力不从心了,好在凭借自己曾经的人脉和影响力,招兵买马的计划总算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而现在,选手们尚未全部到位,他依然是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米罗的身上。

米罗是撒加在网游中打发时间时无意间遇到的,当时所使用的是一个名为深红闪电的刺客角色。他反应快,操作水平极强,和这个讲究速度的职业磨合得看似十分完美。然而随着挑战赛的进行,撒加逐渐发现了微妙的违和感——不是来源于米罗的操作,而是他的性格。刺客是暗杀者,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暗杀者才是最可怕的,容易让人无意间就放松戒备,米罗则完全没有这种天赋,他太显眼了,锋芒根本藏不住,而且刺客的一个强力招式——将生命转化为大量伤害的舍命一击——更是几乎从未用过。他有着与年龄不符的耐性,十分擅长消耗战,即便是速战速决的强攻,他也不喜欢用这种以命换命的打法,并非否认这一技能的价值,只是单纯的不喜欢罢了。职业赛场上,角色和操作者之间的些许不合适都会造成最终的表现大打折扣,米罗也意识到了这份尴尬,于是在和撒加商量了许久之后,他最终改换了新的剑客职业,同时用装备强化速度,来尽可能发挥他原有的优势。

闲聊结束,米罗操纵着流光从灌木丛里重新钻了出来,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期待着能碰到一个强力的对手来一场遭遇战。没过多久,一个名为银河陨落的战斗法师扛着战矛远远地出现在了视野中。

“来了!”在看清对方手里的武器后,撒加突然提醒米罗,声音中居然还带着些许紧张。与此同时,米罗也注意到了那柄银光闪闪的长矛,不同于记忆中任何级别的战斗法师武器,只能是自制装备了。这个时候会有职业选手到网游来?撒加思考之际,米罗已经兴高采烈地一记拔刀斩冲着对方砍了过去。没想到一直认真走路的银河陨落居然察觉到了突然冲过来的米罗,当即后退避过了这一击。

好快!米罗意外地睁大了眼睛,斗志立即点燃,趁着对方处于被动一阵连招,武器碰撞出耀眼的火花,甚是夺目。但银河陨落显然不是省油的灯,且战且退之中倒也没有彻底被打爆,甚至借着地形,突然玩起了捉迷藏。

“跑了?”米罗小心地在灌木丛中搜寻战斗法师的身影,耳机里隐约传来了细微的声响,他立即转向目标的方位,只见战矛已经冲着他的门面捅了过来。

豪龙破军!强大的物理攻击配合广阔的杀伤范围毫不客气地砸向米罗,他虽然尽力躲避,但还是吃了不少伤害。形势反转,银河陨落飞速收招,浮空四连刺紧随其后,流光直接被轰到了半空,接着又被战矛捅了个正着,抡起一记圆舞棍狠狠地把他砸在了地上。这战斗法师显然是在报复刚才的突袭,米罗心疼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血条,重新打起精神反击,爬起来后高高跃起还手就是一个银光落刃,战局陷入胶着。

电脑前的人打得兴起,但观战的撒加渐渐看出了端倪:对环境的精准利用,隐蔽的走位,有仇必报、凶悍无比的打法,战斗法师……要是这还猜不出对面操控角色的人的身份,他撒加简直枉为人兄枉为职业选手,干脆不要复出直接退役算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撒加陷入了疑惑,与此同时,战斗也接近尾声,米罗的处境越来越不利,照这样打下去,只怕他的血条会率先见底。银河陨落显然也不想和他多浪费时间,战矛刺出,汇聚矛身的法力却已经凝聚成了一条巨龙,咆哮着卷起了一地的碎屑尘土,向着流光扑抓而去,又是一个大招,伏龙翔天。米罗本能地试图做出一个空中二连跳躲开,但失败了——那是刺客独有的强大跳跃能力,而他现在用的已经是剑客了。

“该死!”他忍不住骂了起来,眼睁睁得看着流光毫无意外地被命中,倒下,再也没有站起来。

当他还在为自己刚才的习惯懊恼之时,得胜的银河陨落看都不朝他看一眼,往旁边走了几步,然后站定不动。

“别跑!再来一盘!”米罗一边喊着一边扑到了隔壁撒加的键盘前,以最快的速度用对方的牧师给自己刷了一个复活术,可惜当他重新回到自己的屏幕前时,看到的却是银河陨落正好消失——居然下线了!“可恶!”米罗的脸色难看极了。

“社会你隆哥,人狠话不多。”

全程沉默的撒加忽然叹了口气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与其是在对米罗说话,还不如说是自言自语。米罗赶紧摘下耳机:“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没什么。行了,反正人家也不在,去休息吧,明天再练。”撒加自己退出了游戏,顺便催促着米罗。

但米罗显然是和这个偶遇的路人较上了劲:“不要,我要等他上线。”然后索性趴在了电脑前。

“要是人家好几天不上线,你就这样一直等着?别闹了,未成年人不准熬夜,快去睡觉。”

“不要!”

“那我替你守着,你去旁边躺一会儿。”

“你肯定不会叫我的!”

最终撒加还是拗不过米罗,一脸苦笑地看着固执的年轻人等在那里。分针一圈一圈地扫过,熬不下去的米罗还是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撒加倒还精神不错。又过了一会儿,就在他打算回趟房间拿件外套时,银河陨落居然上线了。流光依然一动不动地待在刚才倒下的位置,似乎让他也有些意外,也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已经足以让撒加有时间轻手轻脚地拿过米罗的耳机戴上:“加隆!”

本打算离开的银河陨落停下了脚步,双方沉默了很久,那头才无语地回答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聊了,又是偷袭又是埋伏。”

撒加轻笑着看了一眼熟睡的米罗:“不是我,是我们家小朋友。很厉害吧?”语气中透着毫不掩饰的自豪。

“厉害?他在伏龙翔天面前像个笨蛋。”

“那是误操作,剑客的账号他才刚刚上手。”

“……”

“要不再打一盘?他会很高兴的。”

“不要。”

“怕输对吧?”

“撒加!”加隆提高了嗓门,“你拿个牧师小号躲在灌木丛里算什么,拿碎星出来和我好好打一场!”

“没空。”单挑要求惨遭干脆的拒绝,“我有话要问你。你怎么跑到网游里来了?最后一场比赛怎么回事?”

加隆又一声不吭,撒加很耐心地等待回复,良久,耳机里才传来闷闷的声音:“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犀利。”

“到底怎么回事?”

“消极比赛,被俱乐部开除了。”

“你……”

“借口而已,队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和双胞胎哥哥一样,加隆也是一名职业选手,不过两人效力于不同的俱乐部,基本互不干涉。加隆的职业生涯没有撒加那么坎坷,但也不是看上去那么风光。转会加入财大气粗的海神战队后,他以队长的身份拿下过一次冠军,加隆和他的角色战斗法师萨芬特拉一时风头无二。但掩盖在辉煌下的不安定因素在卫冕失败后渐渐暴露出来。海神俱乐部有自己的青训营,主力成员中除了加隆以外皆出自这里,对这位空降的队长难免有些不服气,加隆又不是很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对于他人的不满只是用赛场上的表现来证明自己。但并非人人都吃他这一套,糟糕的默契度,相互指责的队内氛围,战队的成绩也是直线下滑。常规赛最后一轮,晋级季后赛仅存理论可能的战队惨败于对手,最终成为了加隆被赶走的导火索,而且“消极比赛”这样的理由,更是几乎断了他的转回机会。

当事人自顾自唏嘘感慨之际,只听到撒加突然说道:“来我们俱乐部吧,一起拿个冠军。”

“啊?就你买下的那个降级队?”

“现在是升级队了。”

“有区别么?一个开始走下坡路的你加上一个刚换了职业的小鬼还想拿冠军?”

“不是还有你么。”

“我是人生赢家,已经拿过一个了。”

“你就打算这么退下来了?”

“有什么不可以的,我觉得不用拼命的日子还是挺不错的。”

“那你手里的银武是怎么回事?”

加隆愣了一下。

“米罗用的是我们眼下最强的装备,银装也有八件,即使你操作更强经验更丰富,也不应该赢得那么快。这件武器不可能是俱乐部的,那么只能是你自己偷偷做的。”

“……”加隆看着面板上独一无二的战矛埃奇沃思,是工作间隙根据自己的偏好独立研究出的装备,物理攻击力高得匪夷所思。

“如果不是还对冠军有想法,你为什么要背着俱乐部研究?”

“……撒加你话真多。”

“来吧,加隆。”撒加的口气严肃了起来,“你自己也说过,我们的职业生涯已经没有多少年了,你有这么棒的银武,还有对胜利的渴望,为什么不再拼一下?”

加隆还想嘲笑一下这几句冠冕堂皇到肉麻的话,撒加默契地又打断了他:“我为此准备了四年,不会再崩盘了。”

他极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好胜心已经被兄长说得蠢蠢欲动了。他根本不甘心就这样背着黑锅消失在职业联赛中,他想用第二个冠军来证明错的人不是自己,而是海神俱乐部。

“我再考虑一下。”

撒加很清楚这就是他已经答应了的意思,心情大好:“你慢慢想。还有,银河陨落不要跑太远,手机保持开机,注意我的信息。”

“干嘛?”

“米罗睡醒了还要找你单挑呢。”

加隆突然觉得自己未来的队友似乎很麻烦的样子。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他白了一眼守在那里的流光,嘴角却无意识地扯出了一个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