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璇玑

【凌李】还是要相信奇迹啊万一突然有了呢(甜一发完)

whatdidfermiparadoxsay:

被开头八行吓到的时候就抬头看看标题括号里的字

满天飞的bug就当是私设吧

捞预售:《醒黄粱》

-------------------私设如山---------------------

1.

凌远拿到检查报告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失神。

他恍惚地回到家里,站在落地窗前愣愣地回想医生的话。他非常了解自己的下属和前辈,年逾花甲,思想开明,发表过的核心论文不计其数,是第一医院的圣手。他尊敬他,也相信他。

“肯定是检查报告搞错了,您直接开口,我这就去管管那些吃闲饭的人。”凌远根本不相信那份报告是自己的。

“感染的途径我们暂时无法确认,”老医生摇摇头,“但是你不是第一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儿敲门进来。

“你看,她感染病毒快四个月了。”

女孩儿无所谓地冲老医生笑笑,又埋头玩手机。

老医生继续说:“这种病毒的可怕之处,在于刚开始的时候它不会影响你的生活,控制得当就没有生命危险。但如果是末期——刚好是你这样的话,治愈的可能,不到百亿分之一。”

凌远问:“我还有多少时间?”

“希望一个月内能出现奇迹吧……不要放弃,各种疗法我们都试试。”

他不能倒下,他有太多事情没有完成。一个月不够,根本不够。

凌远借着城市的灯光,再看了一眼自己的检验报告。

李熏然缺乏症末期。

 

2.

“听说院长也感染了李熏然病毒……”

“真的假的?同是天涯沦落人啊!我现在每天都靠李熏然的照片在活!”

“我也是我也是!而且每隔一个月就必须服用一个视频!”

“院长加入我们吧,亲测cilicili公司的李熏然抑制剂最有效!”

“没心情开玩笑,院长是末期。”

这个群的最后一句聊天就止于这一个“末期”,所有人都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复。

凌远查了很多资料,中文英文德文的都一一浏览过,把重要的部分收进文档里。就像老医生说的,他不会是最后一例,那么这些资料,对别人肯定有用。

前一例病入膏肓的李熏然缺乏症患者已经下葬。他发现自己和那个人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都算得上是易感染体质——并不幸福的童年,被抛弃的过往,血液里带着自私和疯狂……

凌远用十二分的专业精神在分析这个病例,最后的结论是,该死。然后他开了一个新的微博,专门用来记录李熏然缺乏症的各种资料,同时转发和收藏别的病患的感受和治疗情况。

老医生目前只开了三天的药给他。每隔三个小时就要服用一次,半夜也要设好闹钟起来。

睡觉前,他打开手机。

为了锻炼抵抗力,他谨遵医嘱,把手机的锁屏和桌面都换成了李熏然。

 

3.

“你好,我也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我的医生说,治愈的几率比中五百万的可能还小,嗯,也就剩一个月了。”

第二天醒来,凌远收到了一条未关注人的私信。用户54986726用的是默认头像,是一个比凌远的小号更新的小号。

很快,消息显示了已读。

那边立刻发了新的消息过来:“你起来了?早上好,希望没有太打扰。我的症状和你的很像,不过我很肯定,不是最近流行的李熏然缺乏症,我去了市里最好的医院,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凌远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你怎么肯定不是李熏然缺乏症?据我所知,缺乏症的潜伏期很长。”

用户54986726已读,却没有及时回复。凌远觉得自己有点咄咄逼人,又补上一句。

“现在全国治疗李熏然缺乏症最权威的医院是海市的第一医院,如果有条件,我建议你去那里看看。”

不动声色打广告,凌远给自己一个好评。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尽快来找我吧。如你所见,我应该也就剩一个月的时间。”

不小心打广告的本质就暴露了。

突发善心不是凌院长的本能,更像是被病毒激出来的应激反应。他拍了自己的名片发过去,打起精神,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用户54986726回复说,好,我现在就去买高铁票。

 

4.

“我来告状!你的下属们没事了就喜欢制造谣言!说你病入膏肓!”韦天舒一大早就闯进了凌远的办公室,“什么只剩一个月?都瞎说!你还管不管了?”

凌远眼也没抬:“不是谣言。”

“什么?”

“我说,那不是谣言。”凌远平静地说,“确实是只剩一个月了。”

他从抽屉里拿出那些瓶瓶罐罐给韦天舒看,冷静得像是在展示自己的胃药。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可是……我……”韦天舒一屁股坐下来,瞠目结舌地看着凌远。

“不要怕,三牛,没事的。”

韦天舒有点喘不过气:“治愈的几率呢?”

“百亿分之一吧。”

韦天舒浑身颤抖:“天哪……一个月?”

“深呼吸,三牛,深呼吸,想一些生活里美好的事情。”凌远耐心地为自己的发小做着心理辅导。

“手术?透析?化疗?”韦天舒磕磕巴巴地问。

“等我把医院的事情处理完吧,具体的治疗方案,过两天再说。”

韦天舒浑身发抖,凌远从沙发上拿起一个小毯子给他盖上。

“我去开会,你好好休息,你已经挺过最难的一关了。”

韦天舒点点头,喝了一口水,连着深呼吸好几十下,头晕脑胀。

——不对,到底谁才是病人啊?

 

5.

凌远忙着找人交接工作,和以前的朋友见面,约见保险和银行的经理,还要维持医院的正常运作。等他某天回办公室,看到一个陌生人守在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来几天前微博上的一个邀约。

陌生人戴着口罩,凌远也一样,刚从手术台下来,没有太多力气。

“我是微博上那个……”

凌远点点头,开了门,邀请他进去。

人之将死,凌远想,对戴着口罩的陌生人也不加防备,这非常不凌远。

“我一会儿可以带你去见那位医生,他一直在研究李熏然缺乏症……”

没等凌远说完,陌生人就打断了他:“真的不是李熏然缺乏症。”

他咳嗽了一下,然后勉为其难地摘下了口罩。

“因为我就是李熏然。”

 

6.

凌远很好奇,自己为什么没有把李熏然送进医疗实验室里好好研究研究。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病毒,之前那个因为李熏然病毒而送命的人,曾经绑架过我,是个罪犯,所以我不自责,”李熏然捧着凌远给他的水杯,“可是我看到你的微博……你不是那样的人,我想救你。可惜的是我自身难保,不知道怎么可以做。”

“你的症状,和我差不多,只是暂时不知道你体内的病毒是什么,对吧。”

“对,我有时候觉得心里空捞捞的——工作上没有影响——只是生活上,偶尔会有一点幻觉,食欲减退,偶尔会很狂躁,要……要一些照片和视频或者文字才能平静下来。”

“有人和你一样吗?”

“好像有,和李熏然缺乏症患者不同,他们都不愿意谈论这件事,我只知道曾经有一个姓林的女士和我一样,只不过她是初期,我是末期。”

凌远正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把李熏然带到他的医生那边去,他有些头痛,揉了揉太阳穴,摘了口罩扔到一边,在旁边的洗了洗手。

一转头,对上瞪得像铜铃的一双眼。

“你你你……”

凌远皱了皱眉,李熏然患上的病症难道会引发结巴?

 

7.

李熏然回去了。

这一周,凌远和李熏然都保持着联系,没怎么吃医生开的药,复查的时候竟然发现病毒开始自噬,有了好转的迹象。心没那么空,出现幻觉的次数在逐渐减少。

“奇迹啊,奇迹。”老医生对着检查报告感慨。

一周之后,李熏然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住进了凌远家。等他安置好行李,熟悉过周边环境之后,“只能活一个月”的期限就快到了。

“我真的觉得我很好,不是很想去医院……”出门之前,李熏然还扒着门框,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

“这次去过医院以后就不用去了。”凌远面不改色地撒着谎,拍拍他的头,拽着人出了门。

凌远带着李熏然用化名做了个检查,陪他去找缺乏症的那位专家医生。

老医生把报告一扔,说,没啥大问题,坚持吃药,以后这种小病你自己看看就行了。

李熏然当即眉飞色舞,等他快步小跑跟着凌远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摘了口罩,喜笑颜开地拽着白大褂的衣领,吻了上去。凌远腾出手环抱着他。

——两个病人都在特别认真地服药。

 

8.

每天都要坚持服药。

以各种姿势服药。

设定好闹钟半夜起来服药。



END

--------------------------------------

希望你们都能有那样的好运,撞上比五百万还小的几率。

也希望你们不需要那样的好运,自己和自己已经过得非常满足和开心。


前些天闹了小性子~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


继续捞预售:《醒黄粱》

全目录:费米的任意门


评论

热度(787)